提单的背书及含义是什么?不等他们说话便慢悠     DATE: 2019-11-17 15:32

    白二郎蹦下马车就去找先生安慰,一进门就嚷着问,“先生,你大徒弟和二徒弟是不是要结亲?”

  庄先生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,问道:“谁与你说的?”

  白二郎就造谣,“他们两个说的。”

  跟在后面跑进来的白善和满宝:……

  俩人瞪着眼睛看他,庄先生则瞪着眼睛看他们,不等他们说话便慢悠悠的道:“私定终身是不对的,亲事得长辈们来谈。”

  满宝:“先生,他造谣。”

  “我没有,”白二郎分辨,“不然那么大的事为什么他早早告诉了你却不告诉我?我还是他堂兄弟呢。”

  满宝噎住。

  “而且别以为我看不出来,善宝就是动了歪心思,堂祖母也很喜欢你,先生也很看好你们,哼,你们就瞒着我吧。”

  庄先生看两个弟子都瞪圆了眼睛,便轻咳一声,扫了白二郎一眼后道:“乱叫什么?”

  他仔细的看了一下两个徒弟的神色,觉得不像是白二郎说的那样,于是扭头看向他,问道:“二郎,你最近又在看话本是不是?除了看话本还干了什么坏事?”

  白二郎身子一僵,连连摇头,“没,没有。”

  先生便哼了一声,罚他去抄书。

  白善和满宝趁机溜了,庄先生看了俩人的背影一眼,什么都没说。

  晚上,庄先生回屋去休息了,白善和满宝坐在自己的书桌前写作业,白二郎不仅要写作业还得抄书,忍不住小声愤愤,“为什么被罚的总是我?明明我就没说错。”

  白善听到了,耳朵尖微红,气得越过桌子在底下踹了他一脚。

  白二郎就抬头瞪他,他看了一眼对面正认真写作业的满宝,压低声音和白善道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我都看出来了,你帮我写作业,不然我就告诉满宝。”

  白善脖子都红透了,压低了声音道:“你别乱说,我没有!”

  “哼,祁珏要说亲了,他喜欢单家的二小姐,每次见到单家的二小姐时都是这样,我们私底下都讨论过了的,像你这样的就是喜欢满宝。”白二郎毕竟比白善大一岁,在这方面显然知道的比白善更多,他压低了声音威胁白善,“你到底帮不帮?”

  白善嫌弃道:“你的作业都太简单了,我还是帮你抄书吧。”

  白二郎:“我又不傻,就算你学着我的笔迹,先生也会看出来的,你就帮我写学里的作业,他们分不出笔迹来。”

  白善看了他好一会儿后道:“那我和满宝在做的事你不许再问了,也不许再跟着我们,也不要和先生说起。”

  白二郎就皱眉,想了一会儿道:“可以不告诉先生,但我怎么能不跟你们一起呢?我还是不是你们的哥哥了?”

  “不是,你是我们的师弟。”

  白二郎:……

  “我不管,我要和你们一起。”

  那估计连满宝的身世都要瞒不住了,白善不想让他知道更多的,道:“会死人的,还会连累堂伯父和大堂哥,祖母都不乐意让堂伯父多管呢。”

  白二郎这才沉默。

  白善转了转眼珠子道:“这样吧,你可以帮我们,但一定要保密,不许对除了我们两个之外的人说。”

  白二郎眼睛亮晶晶的,总算是开心了一些,点头道:“行,一言为定,你们可不许再骗我和瞒我了。”

  白善点头。

  俩人在这里嘀嘀咕咕的说完,一扭头便见满宝正盯着他们看,“你们在说什么呢?”

  白二郎就和白善说悄悄话,“你是不是还没告诉她你喜欢她呀?”

  白善红着脸低喝,“你别瞎说。”

  “哼,我告诉你,你最好现在就和堂祖母说了把亲事定下,不然等你们再长大点儿,大人们说不定又变了。”白二郎道:“祁家以前就有意和单家定亲,虽然没定下,但彼此都心知肚明,结果祁珏都喜欢上单二小姐了,祁家又不想和单家定亲了,现在祁珏就很恼火,昨儿过生辰,还差点因为这事跟单余打起来呢。”

  白善目瞪口呆,“我怎么不知道?”

  “你当然不知道了,你跟满宝都跑去跟人家哥哥聊天去了,真是的,我们年纪小,你们怎么竟跟年纪那么大的人聊天?”

  满宝实在忍不住了,放下笔走过来。

  白二郎一边盯着她一边快速的道:“反正这种事宜早不宜迟,知道吗?上巳我们是不是要回家?干脆你就和堂祖母提了吧。”

  见满宝走到了他们跟前,白二郎立即坐正了不说话,白善也一下绷直了身体,偷眼看向满宝。

  满宝好奇的看着俩人,“你们说什么呢?”

  俩人一起摇头。

  白二郎悄悄的扭头冲白善笑了一下,一脸的我明白。

  白善耳朵尖更红了。

  他一把扯过白二郎的作业,干脆当着满宝的面做起来。

  满宝来回看着俩人,到底没问什么,转身又回了自己的位置上。

  她一转身,白善就悄悄的长出了一口气,觉得脸有些发烧。

  他不动声色的揪了一下脸颊,深吸了一口气后开始给白二郎写作业。

  白二郎肩膀上少了作业两道大山,罚抄的书就腾腾的写好了,然后特别贴心的对白善嘿嘿一笑,起身走了,把空间让给他们。

  白善盯着他出去了才松了一口气,他觉得白二郎一下就变了,难道开了窍的人都这么恐怖吗?

  等他出去了白善才和满宝道:“我和他说好了,他不会往外说的,以后让他帮我们问些小问题就是了,我觉着他打听消息比我们还方便些,他和祁珏他们很要好。”

  满宝怀疑的看着他,“所以你就给他写作业了?”

  白善硬着头皮点头。

  满宝就拿出师姐的架势教训道:“这种事可不能再有了,不然养成了坏习惯在怎么办?先生知道,不仅你们要被罚,我这个知情人也要被罚的。”

  白善点头。

  满宝就觉得他过分的老实,要是以前,他早跟她驳起来了。

  她一脸惊异的看了他好一会儿,见他真的没跟她吵,便只能状似满意的点头,“好吧,那就这样了?”

  白善对她点头。

  满宝忍不住挠了挠脑袋,走了两步又回头,“你真的没话和我说了?”

  白善摇头。

  满宝就只能回去睡觉去了。

  白善大松一口气。

 


  上一篇:没有了